天依的丈夫/男票/妻子/女票-木头

虽然我的成分里大部分是冰冷的计算机,和工厂里飞溅的泥水,可你一叫我小耀,就把向日葵种过来了。那些盛开的花盘里藏了一些秘密。

1991年解体之后是我悄悄地哭了,为了钞票整日紧缩眉头,可是最近开始想吃你家南方的菠萝包,所有冷天清晨呼出的白雾都带着蜜糖味。

脑洞一开就把自己甜到了…
网址是这个:https://cn.shindanmaker.com/761425
结果应该都是随机的

【傀儡师同人传记】人偶

a. 去年年末写的,文笔幼稚的要死要活,但是还是好不容易憋出来的短篇,不放出来感觉对不起自己。
b. tag污染很抱歉。
c. 已经弃游,完全不记得原传记是什么了,大概ooc挺多的。

*
*
*

传记一

呐呐,你喜欢人偶吗,美丽的,漂亮的,永远乖乖听你的话的人偶哟。

我啊,最喜欢人偶了,而且我做了好多个人偶呢,他们每一个都那么完美,每一根发丝都精细到和神明的造物一模一样,啊我的完美的人偶啊。。。

我还给他们取名字了,这个叫父亲,这个叫母亲,还有呢,这个我最喜欢的,最完美的人偶,叫哥哥哟。

*
*
*

传记二

我的哥哥,我在你身上耗费了多少心血啊。

起初你的头发是棕色的哟,那么难看像乱蓬蓬的杂草一样,我把它们一根一根地拔掉,再种上乌黑的直发,这一项花费了我好多时间呢,嘻嘻,你问我怎么种的吗,这是人偶师的秘密哟。还有哥哥的眼睛,哎呀太小了呢,挖掉重来么,嗯,这下要给哥哥找一双全世界最漂亮的眼睛呢。还有哥哥的手,不够灵活呢,好僵硬啊,穿上人偶线吧,这样就可以弹钢琴了呢,哥哥好厉害啊。还有。。。

总之哥哥是世界上最棒的人偶哟。

*
*
*

传记三

可是人们不承认我的哥哥。他们说他不是人偶,真奇怪啊,哥哥当然是人偶啊,你看他自己不会动的哟。

可是人们带着恐惧的神情从我周围跑开,又带着愤怒的表情围过来,尖声叫喊“人偶是不会动的!这是傀儡!邪恶的傀儡!烧死她!”

为什么要烧死我,我好害怕,哥哥,保护我!

哥哥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偶了,你看他把所有坏人都杀掉了哦。

啊啊,好开心,我又多了这么多人偶了呢,可是他们好丑啊,不想要呢。

不过,这个人偶的眼睛,真温柔啊,比哥哥那毫无生气的眼睛,好很多呢,给哥哥换上吧,嗯。。。这样,哥哥就会一直一直温柔地看着我了呢。

哥哥,我来攻击。
哥哥,跳舞吧。
哥哥,保护我。

*
*
*

【香乔香】喜欢的人

a.第一次在lofter写文,非常紧张,请多关照。
b.本文百合向香乔乔香无差,其他都是配角。
c.有人看的话大概会继续写,没有的话就这样也算是完结了。
d.其实也是人生中第一次写超过三自然段的同人文,文笔几乎没有,看官请凑合看。
e.香乔产粮太少被逼无奈只能自产,有同萌香乔的小伙伴吗互fo吗?或者安利我其他(非农药)的百合cp也行啊。

    “喂,”

    同桌的绿衣少女用手肘轻轻戳了小乔一下,刹那间少女皮肤的温度顺着体感神经一路爬上大脑皮层,一无所知的引起了一场海上的暴风。小乔不着痕迹的动了动,神情不变,压低声音回答:

    “干嘛,现在上课呢。”
 
   “哎呀老师上课那么无聊,我们来讲点有意思的事情呗。”孙尚香眨了眨眼睛,同样低声说。少女的声音本来是爽快而干净的,此刻却因为刻意的压低而带上了几分沙哑,宛如风划过树叶的间隙,呢喃间染上了叶面的灰尘。

     像在说情话,小乔默默地想。然而这种想法,比窗外的蝉鸣还要让她躁动不安,心神不宁,以至于完全没听见孙尚香随后又说了什么。
 
    “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明显被她的心不在焉气到了的孙尚香,鼓着一个圆圆的包子脸,刷的一下扭过头去,双马尾随着她的动作一动一动,像两只不安分的小兔。

    我一定是疯了,不然脑海里面为什么突然出现这么多比喻句。小乔摇摇头将自己泉涌的文思抛开,放软声音小声哄道,

    “我错了香香,你刚才说了什么,再说一次吧好不好?”说着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绑着绿色丝带的双马尾,嗯,真光滑,比上好的绸缎摸起来还要舒服。

    ——又来了,怎么平常写作文的时候想不出这么多比喻呢?小乔越想越觉得神奇——然后再一次错过了孙尚香所说的“有意思的事”。

    看着同桌再次神游物外的脸,孙尚香终于忍不住拍案而起,揪着小乔的耳朵大声说道:

    “我只是在问你到底喜欢那种男生而已啊!你到底是为什么听不见啊!”——声音似乎有些大过头了。

    教室里刹那间鸦雀无声,只有下课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给这句颇有些“惊世骇俗”的“上课悄悄话”加上了一段悠长而有韵律的尾音。

    全班人包括老师都忍不住看向两人的座位,特别还有副班长周瑜支楞一下竖起耳朵,生怕错过一丝可能表露问题答案的细节。

    小乔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孙尚香也觉得颇不好意思,却还是硬气地梗着脖子说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女生讲悄悄话吗!”一边牵着小乔的手,拉着她走向教室后门。虽然孙尚香一幅潇洒的模样,双耳的微微泛红却还是暴露出了她无比窘迫的内心。

    ——红耳朵的香香,也好可爱啊。跟着孙尚香脚步的小乔,竟然无可救药的再次发呆起来。

    少女俩走出教学楼,寻了个长椅并肩坐下。看看四下无人的小树林,孙尚香终于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弯腰深深的把脸埋进腿弯里,不住絮叨着“天呐我到底说了一些什么啊我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那么激动啊刚才所有人都在看我们啊我超紧张的不知道刘…”孙尚香突然有点尴尬,一下子又不继续说了。

    小乔只是笑笑。

    孙尚香和刘备两情相悦,只差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

    可是小乔还是,心脏突然钝痛起来,就好像已经被天气预报报过的台风,在到来之前也会被当做不存在一样,而台风真正开始抵达的那天,会逐渐渐变得,摧枯拉朽。

    “香香。”

    “嗯?”孙尚香终于抬起头来,“什么?”

    “你还想不想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孙尚香坐直身体,她身姿挺拔,比小乔要高半个头,以至于小乔不得不微微抬头,才能直视她的眼睛。

    “想啊,当然想知道了。”孙尚香换上一副听八卦的表情,“我猜,大概是和副班长周瑜差不多的吧,他那么…”

    “不是,”小乔斩钉截铁地说道,孙尚香微微一愣,小乔继续说道,
 
   “我喜欢阳光的,”细碎的光点漏过枝叶的缝隙落在孙尚香眼眸。

    “温柔的,”刚刚被牵过的手还留着余温。

    “直率的,”毫不避讳地向她抛出略有些隐私的问题。
 
   “自由的,”大概这世界上,没有人能束缚住大小姐吧。

    “和我无话不谈的,”所有人都知道的另一件事是,小乔和孙尚香,是比闺蜜更闺蜜的闺蜜。

    小乔顿了一下,才继续说:

    “男生。”——才怪。

     还有最重要的一个特质,小乔没有说,也大概永远不会说——

    “和孙尚香一样的。”

——————————————————————つづく